华商基金吴鹏飞,新政后热点回归与价值重寻

图片 1

图片 1华商优势行业混合型基金拟任基金经理吴鹏飞

  本报记者 李新江 北京报道

  新浪财经讯
11月15日,新浪基金经理秀栏目邀请到华商优势行业混合型基金拟任基金经理吴鹏飞,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股市走势及短期、中期基金投资交流看法。

  自《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发布之后,资本市场对于未来大经济框架的解读,以及政策利好的挖掘迅速展开。尤其是其中多层次市场体系和新股发行制度的重大变革,对未来证券市场走势的影响成为诸多业内人士争论的焦点。

  吴鹏飞表示,当前中国正处于转型期,我们需要把握两大机会:一是转型产业机会,二是制度要素释放机会,未来10年这个转型期都不会结束,也就是说中期内这两大机会都将存在。

  “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经济的新航程,也开启了股市的新牛市。”乐观者给出这样的评价。与此同时,也有不同观点认为,市场对于不同板块之间的走势分化应该持续关注。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不同的观点之间,逻辑依据如何?专业人士对于未来A股格局有何预判?传统热点格局是否会一直延续?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银华基金投资总监王华,华商基金[微博]基金经理吴鹏飞等投资经理,以及博时基金[微博]宏观策略部总经理魏凤春[微博]等研究人士。

  短期低于预期 中期高于预期

  《决定》后A股格局前瞻

  新浪财经: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刚闭幕,市场对于此次会议的反映不一,您怎么看?

  《21世纪》:本届三中全会《决定》中对A股市场影响最大的因素是什么?如何把握后市的投资逻辑?

  吴鹏飞:本次三中全会公告的核心思想是清晰的,即以市场化为方向的全方位改革。这一改革重在改变原有体制,为后续改革做好铺垫。从市场反映来看,由于大部分诉求都停留在对字面的理解上,从这一点看,肯定是低于市场预期的;但我认为,未来几年政府要做的事情肯定会高于预期。总之,越是中期改革,越需要付出短期成本;相反,短期政策越符合市场诉求,中期成本也越大。

  魏凤春:会议对投资最大影响,或在于利益分配关系的调整。会议表露的改革意向,对金融、石油、电力、铁路和政府消费等相关行业有负面影响,对军工、安防、医疗、文化传媒、新能源、环保和信息化等行业则是利好。因此,在三中全会之后的11月投资策略,应该是坚决回避利益受损者,并从受益行业中寻找优质标的。

  从未来的改革看,金融改革、土地制度改革、医疗制度改革,是三个大方向,这三项改革涉及的范围非常大,必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本届政府若能在任期内解决好这三个问题,对未来将影响深远。

  吴鹏飞:资金面将走向中性偏负面。这对于原有的货币政策导向是一种冲击,并且这种冲击在未来会有放大的作用。未来的市场投资机会,产业转型利润支持才是更重要的因素。

  新浪财经:我们注意到,华商优势行业基金的一个特点是抓住转型机遇,精选优势行业。如果短期内低于预期,中期才会高于预期,在这一背景下,华商优势行业如何在股市布局?

  《21世纪》:在IPO注册制的推动下,A股的估值将出现什么变化?

  吴鹏飞:我认为,今年的市场并不受制于政策,而是建立在很多因素之上。2013年股市的成绩不在于小股票涨了多少,而是市场选择了转型这个方向。就像2003年重工业化转型,市场选出了五朵金花——钢铁、汽车、石化、能源电力及金融板块,2007年又增加了一个造船业之后,直接昭示了重工业化发展的方向。

  王华:市场的估值水平主要由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的速度、确定性和持续性决定,和新股发行制度没有本质联系。

  其次,制度改革促进了要素效率的释放。土地改革、医疗改革和金融改革,目的都是改变限制要素释放效率的体制。这是中国特有的问题,其它国家的转型过程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如医改,整个产业链都有诉求;金融改革,银行不改,有信托在推动……对这一点,我们想得很清楚,因此,中期转型行业、要素释放效率的行业,我们都坚定地看好。

  吴鹏飞:IPO制度改革是资本市场向市场化方向迈进的重大进步,从中期来看,影响是正面的。一方面,将改变原有体制里非市场化的部分,带来好的标的,使资金流通更顺畅;另一方面,将缩小国内A股市场和国外市场估值体系的差距,实现A股市场估值体系和国际接轨的过程。

  从时间来看,韩国用了22年摆脱传统产业、进入新兴产业,完成了转型;中国的经济体更庞大,固定资产投资比例更高,倘若把2007年算作转型起点的话,从现在往后看10年都没有问题。

  《21世纪》:未来A股的资金面是否会有所变化?

  从大方向看,过去30年,社会经济的主基调是繁荣,特征是资产升值,所以过去30年,我们看到一切都在涨价;现在社会经济的主基调是转型,特征是行业分化,投资机会也跟着变化,之前的投资逻辑在现阶段已然不适用。

  王华:资本市场的双向流动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要求,并不一定会影响A股市场的资金面。当然,在资本双向流动的背景下,A股市场资金面的波动将会更加复杂。

  在这个阶段,做行业轮动肯定是行不通的,因为有些行业将永远地衰落下去,不再有机会。这就是我们看到银行、煤炭估值如此之低,业绩如此之好,股票价格却不涨,而很多股票业绩不好,价格还是疯涨的原因。

  吴鹏飞:整个资金面不会再回到宽松的状态,而是中性偏紧的一个状态。

  未来的投资机遇:新兴产业与制度要素释放产业

  金改背景下:热点回归与价值重寻

  新浪财经: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前期讨论的新兴产业泡沫实际并不是泡沫?

  《21世纪》:《决定》中金融改革方向定调,对资本市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会以什么样的逻辑延伸到不同相关板块的上市公司表现?

  吴鹏飞:应该说,新兴产业的方向是正确的,但估值是有泡沫的。短期任务是消化估值泡沫。前期有很多小股票在疯狂,大家想不通它为什么那么疯狂,原因就在于今年是中国资本市场那么多年来,第一次在出现机会的情况下,整个社会在加杠杆,即加入了融资融券的做法来选股票,现在我们的杠杆比率大概是1:1-1:4,这个过程什么时候会结束?当目前市场中3000亿融资盘被消化的时候,风险也就释放得差不多了。

  王华:金融改革的核心是打破垄断,推进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定价。虽然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长期被压低的居民存款利率将会系统性抬升,这对金融机构来说是资金成本的上升,有可能使金融机构的净息差收窄,进而成为压制金融股估值的负面因素。而整体资金价格的抬升,对整体市场的估值也有一定的负面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