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率先给予外资PE国民待遇,外资PE国民待遇求解

  陈植

  ⊙记者 赵晓琳 ○编辑 全泽源

  天津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QFLP)试点,悄然进入实质操作阶段。

  继京沪渝之后,天津市上周终于也推出了关于QFLP试点的相关政策。与京沪渝三地默默前行相似,天津市推出相关政策时也相当低调,官方对此不愿多言。但本报记者多方采访获悉,尽管表面上看,天津QFLP的起步时间晚且结汇额度少于其他三地,但可能在实质操作中,外资PE一直诉求的国民待遇或有望走到各地前列。

  11月15日,天津市发改委、天津市金融办、天津市商务委、天津市工商局联合发布《关于本市开展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及其管理机构试点工作的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鼓励该项试点工作在滨海新区先行先试。

  10亿美元外汇额度谁分食

  “已有数家外资PE机构正在积极申请这一资格。”一位接近天津股权投资协会的人士透露,此次天津出台的QFLP制度,暂定的结汇额度为10亿美元,且天津方面要求试点外资PE基金先提交一份切实可行的投资规划,再按照投资规划给予相应结汇额度。

  11月15日,天津市发改委、天津市金融办、天津市商务委、天津市工商局联合发布《关于本市开展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及其管理机构试点工作的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鼓励该项试点工作在滨海新区先行先试。

  “这或许对外资PE基金放宽了单笔项目结汇投资的硬性规定。”他表示,后者或将一次性针对若干拟投资项目申请结汇投资。

  据记者了解,虽然天津是最后一个推出QFLP政策的直辖市,但实际上天津在吸引外资PE方面已做了很多功课。

  不过,记者就上述信息致电天津金融办人士时,对方以“开会”为由没有给予正面回应。

  “目前已有包括世界著名私募股权投资集团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美国最著名的商业地产基金铁狮门(TISHMAN
SPEYER)等在内的50多家外资PE在天津落户。这次出台具体政策后,按照他们的资质只是需要走下申请过程而已。”天津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总经理王树海告诉记者,“现在也已有多家外资PE机构在积极申请。”

  天津QFLP“纳入PE监管”

  事实上,和华平一样重量级的外资PE巨头凯雷、黑石、英菲尼迪等已分别在京沪渝获得QFLP试点资格,而作为来华最早的全球私募投资集团且已在中国投资总额超过25亿美元的华平却在这场QFLP大潮中一直悄无声息。

  天津要求参与QFLP试点的股权投资基金规模原则上不能低于5亿元人民币(等值外币),而上海并没有相应规定。

  “10亿美元的额度还是太少了,我们申请的远远多于这个数目,但国家外管局只给批了这个数。”王树海告诉记者。

  天津关于QFLP的暂行办法,依稀能看到年初上海出台的QFLP暂行办法的“影子”。

  尽管天津官方不愿正面接受记者采访,但经向协会、股权中心及在津注册的外资PE证实,外汇管理局此次批准天津QFLP的总额度确实仅为10亿美元。而此前,北京获批30亿美元结汇额度,重庆方面也曾提前许诺给予英菲尼迪一家机构10亿美元的结汇额度。

  尤其是在试点外资PE基金出资人(LP)的准入门槛方面,天津与上海QFLP暂行办法出奇的一致,如均要求申请试点股权投资企业的境外出资人,在其申请前的上一会计年度,具备自有资产规模不低于5亿美元或者管理资产规模不低于10亿美元,且出资人类型均要求是境外主权基金、养老基金、捐赠基金、慈善基金、投资基金的基金(FOF)、保险公司等合格投资者。

  对此,有外资PE合伙人对记者表示,QFLP制度方案筹备小组由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外管局、工商总局、行业协会、外资PE机构等联合组成,其中外管局是最关键部门。外汇管理局主要是考虑到防范热钱而对QFLP入境非常谨慎。在中国资本项目尚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即便QFLP获得资格准入,额度审批、资本汇入、结汇投资、利润汇出、清算退出等环节仍受到严格监管。如在结汇投资和利润汇出方面,外管局要求拿到牌照的QFLP,在得到结汇额度后,只有在项目投资时才能结汇,并且结汇和划款二合一,给银行专户托管;在投资收益与本金在项目退出后,将返回到托管银行的人民币收益专用账户,不能再进行境内投资。最后,境外LP的结汇人民币持有期限必须在12个月后,才能申请将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汇至境外。

  截至今年7月,上海相关部门已批准德同资本、弘毅资本、黑石集团、复星凯雷、3i资本五家外资PE基金的QFLP试点资格,允许的结汇投资总额度为8亿美元。

  他进一步向记者解释,这也是目前四地均在默默推行QFLP而对于推行情况不公开披露、对于媒体各种不确切解读亦不澄清的主因。

  然而,与上海QFLP条例略显不同的是,天津QFLP的暂行办法额外规定,每个境外出资人在试点股权投资企业的出资额度至少达到1000万美元。

  细则最为详细 外资LP要求最高

  “其实上海在审核QFLP试点外资PE基金出资人时,尽管没有具体出资下限的规定,实际操作时可能相当谨慎。”一位参与上海QFLP试点资格申请的外资PE基金人士透露,外资PE基金在递交申请资料时,同样需要附加一份基金境外出资人的机构名称,以往投资合规资料及大致的出资额度,如果上海监管方面认为个别境外出资人不符合QFLP相关规定,则会提出相应意见,直到申请基金给出符合要求的LP出资人名单与拟出资额度。

  “后来者居上”或将成为天津市在推动QFLP道路上的贴切注解。在四大直辖市竞相出台吸引外资PE落户的相关政策过程中,天津是最后一个,但单从京沪渝津四地公开披露的QFLP相关政策细则要求来看,津版QFLP综合其他三地地版本之长,且在对外资PE的各项要求上均比其他三地要详细、严格。业内人士表示,这样落实起来将更为清晰,也最有望率先突破QFLP推行过程中存在的结汇投资及国民待遇身份界定困境。

  但值得关注的是,天津的暂行办法要求参与QFLP试点的股权投资基金规模原则上不能低于5亿元人民币(等值外币),而上海并没有相应规定。

  长期追踪QFLP的清科研究中心研究员傅喆在细研津版方案后指出,其多处要求均高于京沪渝三地。比如,津QFLP要求外资股权投资基金规模不低于5亿元人民币(等值外币),与北京相同,而沪渝并无此要求。

  “不排除这条新增加的规定,是为了符合发改委对资本规模超过5亿元的股权投资基金,必须到发改委备案的硬性要求,以便于QFLP试点基金接受监管。”一位天津股权投资机构人士分析认为,今年初上海出台QFLP条例时,发改委的上述PE监管规定尚未出台。

  对此,天津股权投资协会人士表示,这与国家发改委PE备案的要求一致,便于QFLP试点基金接受监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