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都市物语,有人成就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作者丨三一编辑丨门人运营丨一百
小石头当深圳与区块链相遇会发生什么?技术创新、产业扶持、传销肆虐?目前深圳有四千多家区块链公司,从数量上来看远超北京和上海。数字背后有华强北这样的矿机销售集散地,也有腾讯、迅雷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更有一批隐藏在暗处肆意生长的传销和资金盘项目。当一些人在体验区块链发票的便利之时,另一些人则刚被传销和资金盘项目“洗劫一空”,作为新技术的区块链在深圳这座开放和包容的“新城”,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气象。「从“手机手机”到“矿机矿机”」11月初,深圳多云,气温已较之前有些下降,南国的冬季即将来临。但对于华强北矿机商人张勤,正是生意的旺季。他刚刚完成一笔170台矿机、超过200多万元的单子。和他交易的,是一个塞尔维亚人,对方从尼什慕名而来,在得到能立马交货的承诺后,爽快地交付了定金。华强北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其前身是生产电子、通讯、电器产品为主的工业区域。在华强北,像张勤这样的商人,已经成为庞大的群体。他们在以比特币、以太坊等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暴涨中,灵敏地嗅到商机,借助华强北背后的产销能力,向全国乃至全球铺开了矿机生意的大网。商机像大浪一样向这座城市袭来,半年不到的时间,华强北一扫之前受电商打击的阴霾,商铺紧缺、房租上涨的故事重演,“就连门口黄牛和你的搭讪,也从‘发票发票’和‘手机手机’变成了‘矿机矿机’”,张勤戏谑道。在经历2017年的比特币暴涨风潮,到今天的区块链上升为国家战略,数字价格的涨跌和应用落地,是最受关注的焦点,但少有人知道的是,中国人垄断的矿机生产及经销链条,正是“中国制造”领先全球的一个典型缩影。在华强北市场上,来自俄罗斯、塞尔维亚、印度等全球各地买家,在焦灼地寻求矿机货源,他们不要求“物美价廉”,就是希望能尽快交货。这是一个卖方市场,中国卖家主导着话语权。华强北的商家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国际卖家。张勤的经验是,“他们目标明确,要的量大,签证时间有限,所以会很快下决定。”“矿机不过就是高算力的数码产品”,相比较张勤的兴奋,许文杰显得有点冷静。许文杰,浙江人。比特币早期投资者。矿机生意做起来之后,也有了一些新玩法。一些商家另辟蹊径,提供衍生品服务吸引客户。比如矿机托管业务,找到稳定的电力、场地,建好矿场,买家在购买矿机后选择托管,缴纳托管费后无需考虑其他问题。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华强北背后的支撑,是深圳及附近地区强大的电子工业设计和制造能力。“中国人造东西很厉害的”,一个赶来赛格广场买矿机的俄罗斯人伊万称。“以前模仿欧美智能手机造山寨机,现在是自个造矿机了”。伊万表示,为了方便中国店家有更便宜的价格通知他,他还学会了用微信。许文杰十分赞成伊万的观点。“2017年,一个朋友要做矿机,当时很快地在华强北找到了生产矿机的所有零部件,然后到(深圳)宝安找到代工厂迅速生产。”“这在全球其他地方都不可能实现的。”“深圳速度”是有目共睹的。在与美国蝴蝶实验室和烤猫的竞争中,南瓜张(嘉楠耘智的创始人张楠赓)研发出了世界上第一台采用专用芯片的比特币矿机,彼时,烤猫已经在深圳公明街道筹备建立“烤猫矿厂”,2013年,算力市场成了烤猫的天下。烤猫矿机的成功直接让吴忌寒成了千万富翁。芯片和矿机的暴利让他决定自己做矿机。随后,虽然烤猫江河日下、嘉楠耘智几近偃旗息鼓,但比特大陆逆势投产了基于28nm的蚂蚁S1384芯片和S5矿机。在这场算力竞赛中,比特大陆胜出。以超过拥有70%的比例占据全球ASIC矿机市场份额。吴忌寒和比特大陆的成功,南瓜张和嘉楠耘智的不懈努力,亿邦国际的崛起,形成了以“中国制造”为技术主导的矿机市场。「“深圳包容性非常强”」“这几年,我们确实走在了国际前沿,这和我国政策的开放和包容是离不开的”,谈到这里,许文杰有些激动。他喝了口大红袍,抿了下嘴,“隔岸小扎(扎克伯格)还在努力说服美国,结果我们这边中央直接将区块链上升为国家的重要战略方向了。”“包括一些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一些国家,还在玩国内已经好久之前的模式,也是一直在模仿。”“中国正在引领世界的狂热。”“深圳速度”除了需要历史沉淀,人才和技术创新以外,深圳政府对于区块链的政策和资金支持也功不可没。在政策上,2016年11月3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在相关文件中提到,支持金融机构加强对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等研究探索。2019年8月18日,按照《意见》,深圳将“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在资金上,2017年8月17日,深圳对于信息安全产业进行扶持,单个项目资助金额不超过200万元。2017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而深圳却在9月25日,设立了金融科技(FINTECH)专项奖,奖励额度在600万元以内,重点奖励区块链、数字货币、金融大数据等领域的优秀项目。这一举措和当时的日本宽松政策有异曲同工之妙,“众人恐惧,我疯狂”。2018年4月22日,深圳成立国内第二个由政府主导的区块链基金,基金首期规模为5亿人民币,其中深圳市政府出资占比40%。“深圳是一个非常好的城市,全国所有的人都汇聚在一起,规划(城市建设)非常好,包容性非常强”,广州人Jay这样评价深圳。Jay的感觉不无道理。改革开放政策加之特殊的地缘环境,造就了深圳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创新性,成为新兴的移民城市,形成独特的移民文化。在大多数人印象里,深圳是改革开放之后迅速发展起来的,但其实翻阅历史,比起30多年的经济发展特区发展史,深圳却有着更为深远的历史印记:6700多年的人类活动史(新石器时代中期就有土著居民繁衍生息在深圳土地上)、1700多年的郡县史、600多年的南头城史、大鹏城史和300多年的客家人移民史。论经济发展早,在宋朝时期,深圳就是南方海路贸易的重要枢纽,盛产食盐、香料。至元朝,又以出产珍珠著名。在1842年深圳和香港划境分治之前,深圳也是当时地区的政治中心。在区块链这条赛道上,深圳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深圳速度”,这里不仅包含现代文明的发展,更是历史和人文的百年沉淀,也是“中国制造”的精彩缩影。剑有双刃,世间万物也有双刃。深圳的包容和开放一方面带来了创新,一方面也滋生了一些披着创新行骗的行当。「“许多人注册区块链公司目的不纯”」“深圳区块链市场现在怎么样啊?”“都在做CX,搞poc的都是”“公链和CX头子勾搭在一起了”“也不能一概而论,只能说99%都是”“见过的都是吧,这样严谨点,没见过的不好说”在一个微信群中,有人这样形容“深圳区块链市场”。谈话中提及的“poc”,指区块链中的容量证明(Proof
of
Capacity),也就是用硬盘来挖矿。“他们这里说的都是CX盘。只不过有些是资金盘,有些是矿机盘,还有就是产品盘”,许文杰解释道。假借区块链技术,利用部分人想暴富,认知又低的心理,许以高额回报,行诈骗之便。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圳共有4585家区块链公司,北京才有509家公司,上海104家,杭州1298家。“许多人注册区块链公司入局目的不纯。”网贷天眼区块链领域分析师高才业认为,区块链大热后,为赶风口,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都想抢占市场分一杯羹,导致整个行业乱象丛生,“割韭菜”的意图十分明显。以深圳为例,对于区块链项目的大力扶持使得注册区块链公司火爆,而注册公司的收紧,又衍生出一门中介生意。“我们都有注册地,挂靠形式,工商局之前就有备案,这样比较好通过审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有中介这样回应。2019年10月18日,网信办要对第二批申请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的企业进行严格审核,这时有人在朋友圈发文,“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效率办理,唯一渠道,保下”。许文杰解释,“深圳的‘传销历史’也是有迹可循。”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的Japan
Life公司偷渡到中国深圳,在中国大陆以传销的方式销售磁性保健床垫。那时候的深圳刚刚开放不久,Japan
Life虽然没有取得任何官方的经营许可,但借助其本身独特的销售模式和深圳开发的浪潮,迅速的从深圳发展到广州并席卷了整个广东。臭名昭著的福田公司,其产品“爽安康摇摆机”,其成本只有几十元,而它的传销价格却高达五、六千元。传销大肆猖獗。国家几次发布多份文件严打严查。为了规避风险,传销也在相应地改变营运模式。区块链新概念产生之后,就有很多人假借创新之名,行诈骗之实。传销模式花样百出。比如今年5月深圳警方破获的“普银币”集资诈骗大案,犯罪团伙将“普银币”的单价由0.5元炒至10元,当大量投资人跟风进场后就不断套现。骗术虽简,涉案金额却超过3亿元。除此之外,“矿机盘”也是一种,有些是挖一定代币可以在交易所出售,直到币价归零,挖不出币;另外一种是直接卖矿机,每发展一个下线卖出矿机,就会得到相应的奖励,当下线断裂,盘子也就崩了。“明明想吃盘红烧肉,结果非得自己开个猪场,把自己变成养猪人”,业内人士评论现下的新“模式”项目,既是交易所,又是项目方,还是媒体。「“农村有农村的骗子,城里有城里的骗子”」“腾讯的区块链电子发票用着还是很方便的,虽然很多人不知道区块链,但确确实实地方便了我们的生活”,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许文杰告诉深链Deepchain。10月30日12时39分,第1000万张区块链电子发票在乐信集团开出,乐信集团副总裁史红哲表示,企业在上线区块链电子发票后,体验到了不少便利,如区块链电子发票按需使用,无需定期往返税务局领购发票,大大降低了公司办税人员的工作负担,提升了工作效率;免费用票,也让企业降低了额外的财务成本;此外,用户在平台上购物时,自行申请开票,无需人工干预,减少了企业人力投入。腾讯不是第一个在深圳布局的互联网巨头,华为、迅雷也纷纷瞄准了这片热土。腾讯侧重于鉴证证明、共享账本、数字资产及共享经济等领域的应用,华为则在数据交易、身份认证、新能源、供应链等领域的应用,迅雷则注重在金融、电商、游戏及社交等场景的应用。深圳作为“中国硅谷”,一方面引领乃至整个世界的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而另一方面滋生的传销之风,让深圳备受非议。但正如网友范途所言,“在农村有农村的骗子,在城里有城里的骗子,在高端人群也有高端人群的骗子,唯一不变的就是相对应的平衡机制。”本文为深链Deepchain(ID:deepchainvip)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你见或不见,链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挖或不挖,矿就在那里,不愠,不恼;你跟或不跟,币就在那里,不嗔,不怒。文/子雨、皮爷、33
图/安德
▼区块链浪潮袭来,币圈风起云涌,也孕育着无数淘金者们的财富梦。一夜之间晋升百万身家的故事不时上演,阶层跃迁也变得没有想象中那么遥不可及。“交易所大头”北京,“公链之王”上海,“底层接驳先驱者”杭州,“矿机之都”深圳。►北上深杭,何处才能安放区块链人的信仰?哪里才是你我的淘金圣地?一坐标:北京
车库咖啡►又是个雾霾的北京,又是个拥挤的北京,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财富梦。逐梦中心—帝都,是区块链造富运动的发源地,三点钟入教的无眠群,挖矿界独角兽比特大陆,曾经的交易所巨头比特中国、火币、OKCOIN全部发迹于此,曾一度占据70%的币圈交易份额。位于海淀西大街48号二楼的车库咖啡见证了李笑来、赵东、烤猫、吴忌寒、南瓜张、长铗等币圈大佬们的发家史。5月中旬,人民创投联合链塔智库BLOCKDATA发布的《2018中国区块链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在439个中国区块链企业中,北上广深杭占绝大比例。其中北京占比34%,上海占比21%,广东占比17%,浙江占比10%,其他地区合计18%。(区块链企业地域分布示意图)据一号财经统计,80%的全国区块链媒体把自家大本营选在北京,保守估计200家。与之相对应的是海量的区块链工作岗位,高于其他行业两三倍的薪资吸引着无数优秀人才入坑。截止到18年5月,北京的区块链岗位有1244个,其中月薪10万元以上有11个,占比不到1%,5万元以上有48个,占比3.8%。(北京区块链行业薪酬区间分布)同时,从职位分布上看,73.7%的区块链相关岗位为技术类,7.5%为产品类,8.4%为运营类。(区块链职位分布)交易所的摇篮,媒体从业者的黄埔军校,忙碌的北京,几个转身就把白天磨成了黑夜。二坐标:上海
币帮►仿佛置身于当年华丽的十里洋场,人潮汹涌的南京路上,也羡慕过幸福的模样。曾经,他们是实体企业家,微软高级工程师,传统金融人士,中科院博士,券商研究员……现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上海“币帮”。虽然入场晚,可是时候赶得好,2015年10月,万向集团在上海成立“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这是日后区块链发展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角色,并举办了第一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区块链”的说法由此出现,上海“币帮”的版图也逐渐扩大。在区块链概念大兴土木之前,国内的版图大概是:北京忙着炒币,深圳专注造机,上海,SOCIAL开会。在北京、深圳、杭州都开始炒币、挖矿、造矿机的时候,上海却慢半拍,和互联网时期的反应迟钝如出一辙,精明谨慎的上海人,喜欢在咖啡馆里一起坐而论道。大家来讨论来讨论去,赶上了以太坊,讨论出个“比特币2.0”。2015年,上海的NEO项目在国内第一个发起通证众筹,巧的是,它被称为“中国的以太坊”。或许是因为以太坊的影响,上海成为公链的大本营。小蚁、唯链、深脑链、量子链、本体……能实现百倍、千倍收益的公链大本营几乎都在上海,错过了比特币、挖矿最初时代,上海人选择公链入场,这个看起来最体面,最有想象力空间的地方。人人做公链,处处皆韭菜。“现在上海做区块链的大佬之前都是炒币的,靠炒币赚钱后就出来做公链和投资。”一位资深“币帮”成员说道。帝都,魔都,一北,一南,这对望的两座城市,架构起区块链最初的经纬。三坐标:深圳
华强北►在红树林里漫步,在深南大道上奔波,在莲花山顶上庄严站住,华强北,老东门人真多。深圳靠着硬件优势,成为许多矿机公司设计和生产的基地。烤猫还曾把矿场开在深圳南山区,扎在一个服装厂和一个电子厂之间,如今,“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成为世界矿机的中心,矿机商们云屯蚁聚。在比特币整个生态链条中,对于做着给“淘金者们卖铁锹”生意的矿机商来说,深圳是他们的不二之选。华强北,全球约90%矿机的集散地,每天都会有各式各样的矿机从这里发往世界。如今的深圳华强北俨然已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矿机生产体系和最大的矿机分销体系。深圳靠着硬件优势,成为许多矿机公司设计和生产的基地。比特大陆,占据全球80%甚至90%的市场份额的矿机巨头。这家靠着生产矿机、筹建矿池成长起来的公司,长期占据着比特币全网算力的头部位置,其主力机型蚂蚁矿机即在华强北加工制作。每天来华强北购买矿机的人络绎不绝,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全球各地买家蜂拥而至,黄牛坐地起价也磨灭不了买家的热情。他们毫无要求讨价还价之意,这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在这——华强北,中国卖家主导着话语权。K线图上涨涨跌跌的币价,对矿机商们来说,只是一串串冰冷的数字,只有握在手中嗡嗡作响的矿机,才是代表他们财富跳动的音符。矿机之都深圳,携一场新雨,赴你而来。四坐标:杭州
浙大►一杯长岛下肚,转身跳进西湖。浙江大学为这座城市输送了大量的区块链人才。趣链、云象区块链、复杂美科技创始人悉数出身浙大,被称为“浙大系”。“区块链上的数据是不会被改变的,但是在防伪溯源可以比原先更加可靠。”趣链负责人李启雷曾说。借助趣链的底层技术,杭州一家防伪公司已经顺利升级了农副产品的溯源防伪。“以一颗娃娃菜为例,通过这套系统,消费者不仅可以看到这颗菜的原产地,还可以追溯从生产到最终的检疫全部过程中所有与菜有关的中间链。”作为阿里系的大本营,杭州和互联网紧密相连。它是个善于抓住机会的城市,如同当年抓住阿里巴巴一样,再次抓住了区块链。2017年4月,全国首个区块链产业园区落户杭州西湖区的互联网金融小镇,这里成了区块链荷尔蒙爆发的地方……在2017全球区块链企业专利排行榜前100位中,杭州有5家企业上榜。阿里巴巴(43项),杭州趣链科技(16项)、杭州云象网络(14项)、杭州复杂美科技(10项)、杭州秘猿科技(7项)等4家企业入围。这5家杭州企业去年获得了90项区块链技术专利,占前100名获得专利总数780项的11.35%。一城之力,占据了全球区块链专利十分之一的江山。据科技媒体45区调查,杭州区块链从业企业超过30家,涉及区块链各个环节,已形成颇为完整的生态圈。不仅有中钞区块链研究院这样的“国家队”,公信宝、秘猿等底层平台,也有嘉楠耘智这样的矿机巨头和巴比特这样的资讯社区。杭州最大的“利器”,还是对区块链底层技术和应用的开发。复杂美和秘猿都专注于底层系统支持。北京易出大平台,杭州则小而美,低调而踏实。长白无灵,杭州无邪。从区块链溯源应用到金融落地应用,饱含诗意的杭州在区块链底层应用与技术的接驳处不断发力。▼顶部的交易所,基层的公链,下游的矿机,落地接驳的区块链+,与信仰同行的不只是币圈云雨,更有北上深杭人汇聚的无数自由梦。►北上深杭都市物语,你听到了么?来源
| 一号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