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证券时报

图片 1

  证券时报 记者杜志鑫

  

  在上证指数冲上5000点后,公募基金对市场的分歧也进一步加大。在近日长城基金举行的“指数基金投资价值研讨会”上,长城基金投资总监韩浩认为,中国仍然处于超级大牛市阶段,未来市场或将在理性上升通道中波动,但是投资者更应该关注企业盈利,而不是指数的涨跌。

图片 1

  韩浩认为,未来5—10年中国经济更加乐观,一方面中国人口红利将给经济注入强大的增长动力,中国目前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日本最先进入人口红利阶段,接着是欧洲、美国,再接下来就是中国;另一方面,无论是出口还是内需,中国都处于非常好的阶段,欧美、日本给中国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此外,就CPI的问题而言,韩浩认为物价本身代表了消费状况,目前房价涨、原材料价格上涨、CPI上涨,说明不是说内需不足,而是需求太过旺盛,下一步应该关注供给。

图:长城基金投资总监韩浩

  韩浩表示,日本市场当初的经济增长率是7.5%,企业盈利增长率10—15%,而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中国经济增长率接近10%,企业盈利增长率在20—30%。因此,就日本市场与中国强劲的经济增长相比较,韩浩认为中国股市正处于超级大牛市过程之中。

  新浪财经讯
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主办的“牛市下指数基金投资价值研讨会”于2007年8月30日上午9:00-12:00在云南丽江举办,共同就指数基金投资价值进行了研究探讨。新浪财经图文直播本次会议。以下为长城基金投资总监韩浩发言实录:

  在目前阶段,投资者普遍关注的问题是估值和趋势的问题。韩浩认为,按照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目前这个市盈率水平可以消化掉。同时,未来市场波动不可避免,但是仍然处于理性上升通道之中,波动幅度不会太大。

  韩浩(长城基金投资总监):很高兴跟大家在丽江相会,讨论我们的资本市场的做法和前途。记得我们今年5月18号和7月18号我们曾经两次举行研讨会,一次是在招行大楼,一次是在三亚,这两次都是处于市场调整低点的时候,我们第一次研讨会的题目是盛世中国,第二次我们当时很明确的提出观点,现在处于牛市最强的阶段,所以很荣幸我们前两次的观点得到了市场的验证。前面说了很多,尤其在过去两年,很多话反复讲,今天我讲一些我们最近思考和研究的问题,之所以在这里讲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希望看我们即将或者已经爬的山有多高,路有多长,我们我财富有多么诱人。

  韩浩表示,当一个经济体以及其企业盈利处于高速增长阶段,这时对上市公司

  关于投资的事,我想无外乎我们关心来大类事情,第一类大事件,大趋势,第二类就是短期的阶段性的小事件,小波折,更重要的是大事件,这是我们需要在投资中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我们在去年底提出,在伟大的市场里面,伟大的时代里面,想清楚比看清楚更重要,在今年的市场里面,我们的研究员和基金经理很坚定的提出来,巴非特说的一句话,对我们来讲,不在于你接受什么,而在于改变了什么。这实际上跟我们中国人说的,与时俱进是一样的道理。所以我就想,讲我们最近所研究的五个问题,当然这里面我们可能不会说特别的按照这个材料,这个材料我相信大家看多了也不是特别有吸引力。五个问题我落实下来就是经济周期认识问题,中国近来增长方式转变问题,信贷泡沫问题,过去二三十年改革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变化,我们做股票基金的生产问题,如何看待估值的问题。

股票的估值实际上和低速增长和阶段性下降的时候不一样,日本股市从89年开始下行,不是因为涨得过了,而是因为其经济发展滞胀,因此经济增长水平和速度决定了股票市场估值水平。日本从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初,它的估值水平在20倍至70倍水平,尤其是它的市盈率在70倍水平的时候持续了3年,因此可以看出,日本的股市持续上涨伴随两个特点,一是企业盈利增长,二是估值水平提升。

  首先我们讲一下,对经济周期认识问题,主要两个方面的一个波动幅度、第二个波动频率问题,这个问题是在投资中最核心的问题。我们做投资,很重要的一点,是要看大趋势,大方向,这个趋势究竟多高,时间多长我觉得对我们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在每次讨论股票行情的时候,我们说得最多的,第一点,中国的基金增长,第二资金的供给和需求,实际上资金供给和需求是短期的,所以说还是说回来,最重要的是对经济周期的一个认识的问题。在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举两个数字,一个是

  对于波动的判断。韩浩认为,日本在牛市阶段出现了30—40%的波动,但是最后还是形成理性上升通道,结合这种情况,中国市场同样会发生波动,这种波动会和日本、台湾一样,形成理性上升通道,不会出现投资者担心的曲终人散的问题。

铁矿石涨价的思考,铁矿石从03年有比较大的上涨,到现在持续了4年了,现在谈铁矿石的谈判问题,因为他是大宗的原材料市,在世界经济中是很重要的风向标,不止影响钢铁、还影响其他行业。我们回过头看铁矿石涨价的过程,04年中国宏观调控,当时全球预测机构,都认为中国经济过热,对原材料需求会降低,铁矿石会降价什么的,结果在05、06年的谈判中,中国且的地位非常低,被动的接受70%的涨价幅度,今天我们回过头看,不管是当初的一些工业企业的预测机构,还是经济体的预测机构实际上都发生了很大的错误(事后看),铁矿石涨价对我们一个启示,对经济周期的认识,按过去的眼光看是不对的,我们目前的经济周期波动的幅度和频率有几个原因是和以前不一样的。

  就短期的趋势,韩浩表示,对短期来讲,政府紧缩政策的出台、大小非减持、包括美国这些外围因素,都是影响几个月或者更长时间的因素,但并不会对大的方向产生负面影响。长期讲,韩浩认为,在未来得可以看到的半年时间,还存在巨大的投资机会。比如整合、股指期货的推出。

  一个是人口的结构红利问题。实际上在招行上次的研讨会上谈得很清楚,由于包括像所谓我们提到经专12国的崛起,很多国家从1千美元到3千美元的崛起,从全球的需求看,由过程的4—5亿元人口基数向20亿人口基数过渡。

  韩浩最后表示,总体来讲,市场的波动不可避免,但是波动幅度有限。

  第二点关于持续性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出来,对持续性的讨论,很重要的一点,由于铅球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导致经济持续性比大家想象好得多。我觉得现在全球经济分成四块,欧美发达国家已经走完了发展过程,处于相对有利的财富积累阶段。第二块是像中国这样的经济体,正处于从1500—3000美元的过渡,他对全球影响举足轻重。然后是印度,最后是不发达的国家,非洲南亚等地。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前三块对我们很大的启示就是,中国目前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日本是最先进入人口率进的,接着是欧洲、美国、在接着是中国,2005—2020人口红利是衰减的,其次是印度,他比中国晚5—8年,一方面欧美、包括日本给我们提供的巨大的市场,还有一些可以借鉴的路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是我们的内需,很多经济学家说中国的内需不足,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内需处于迅速增长阶段,为什么这么说,有几个指标可以衡量,
第一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从2000年开始,一直储蓄持续向上的过程中,13%、14%、这个加速的过程是非常快,跟我们的外汇储备、GDP的增长都是一个到底,我们03年的储备和07年的储备相比,是3—4倍的关系,这个数据实际上表示中国的内需启动了,第二的是CPI的问题,物价本身代表了消费的状况,而目前我们的房价涨,CPI涨,包括原材料价格都在涨,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不是说内需不足,而下一个接单是我们担心中国的内需是不是超过我们的供给能力,当然这个超过供给能力,不是说类似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由于供给不足所导致的短缺经济,而是由于需求过大,所产生的一种短缺,也就是说,这种短缺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更多的反映在价格上,而不是说反映在原来的配给制。所以说70年代由于计划经济的导致,产生的学科短缺经济学,未来是否会面临短缺呢?全球最后的经济增长方式跟过往不一样,他是台阶式的波动,而不是正旋波的被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